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企业新闻 > 庞宝根:建筑“老兵”痴迷新技术

庞宝根:建筑“老兵”痴迷新技术

2015年01月05日

打印来源:经济观察报


很难想象,农村施工员出身,乡镇企业起家,近不惑之年的庞宝根,如此钟情于前卫的建筑产业革命。


1997年,他掌舵的宝业集团成为全国10个住宅产业化试点单位之一。1999年,庞宝根从原建设部部长手中接过“鲁班奖”。在随后近十年的建筑工业化低迷期内,宝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庞宝根一边推动企业在港交所上市,一边顶住股东、高管的压力,大手笔投资国家级实验室、制造基地,他试图推动建筑业成为又一个千亿级制造业。


庞宝根两度出国牵线,宝业集团与世界500强企业日本大和房屋、全球建材行业“百年企业”德国西伟德集团共建生产基地,在国内率先打通设计、生产、施工、开发的建筑工业化全产业链,布局江浙沪、湖北、安徽三大区域市场,产品出口至亚洲、澳洲、非洲、拉美等多国市场。2013年,经普华永道审计,宝业集团现金流超过220亿元,纳税13.9亿元,连续多年进入中国企业500强。


从技术积淀、资源整合到成本压缩,宝业集团已经在建筑工业化(或称“住宅产业化”)领域浸淫了整整20年。回望上世纪80年代以来建筑业的至少两起两落,建筑业老兵庞宝根仍在“户型可变住宅”等前沿技术上,一路“狂奔”——他能亲见宝业集团在全国市场的“逆袭”吗?


建筑业之困

在浦东新区惠南镇上,如果不是吊车将一块块完整的预制件直接吊到高空施工,外行人不会发现23号楼跟相邻建筑有何不同。“整个小区只有这一栋是宝业造的,这栋楼是全装配式的工业化住宅,一层楼要用到27种规格的预制板。”带着安全帽,在工地升降梯离地窜起的“哐当”声中,宝业万华城施工经理吴志源告诉记者,从设计阶段开始,BIM(建筑信息模型)可以自动生成物料清单,机械手臂直接在数控机床上绘制模板,以提高采购效率;而三维可视化现场施工模拟可以帮助找出施工中存在的问题,改进设计方案,以控制总造价。


在距离这里205公里的浙江绍兴宝业集团总部,庞宝根同样对这些专业词汇如数家珍。


作为公司董事长的庞宝根从不惮于在半公开印发的《宝业报》上,猛击传统建筑业的通病。他训斥一些分公司、子公司:“砍不动枯枝,引不了人才,转不了模式!”他还训斥房产业务相关公司:“销不动尾房,谋不了创新,艰难保口碑!”


已到颐养天年的岁数,但庞宝根直言:“我有很强的危机感。”“连一个小小的杯子都要工业化生产了。一套房子却往往是半成品(毛坯)交房——你能想象一个半成品的杯子拿到商店里卖吗?”宝业地产上海公司总经理夏锋道出庞宝根的担忧,建筑产品是大宗产品,但国内建筑业的产品形态、科技含量远远落后于其他产业,没有生产流水线,没有告别“人海战术”。庞宝根的感受更为真切。他从施工员起步,一路担任过建筑经理、办事处主任、生技科长、乡镇集体企业经理。上个世纪80年代,每晚10点后,庞宝根要带着工人们到现场搅拌水泥,连续作业20小时。他说,这期间,一个高温天就让很多民工中暑,一道不干净的食堂菜就让他们腹泻虚脱——“远看是要饭的,近看是搞建筑的”。从那时起,庞厂长就想,能不能把建筑工人转变成产业工人,解放建筑业的劳动力。


近年来,建筑业更是成为众矢之的。有研究报告说,中国建筑业的能耗已占全社会能耗的49.5%;有些城市的环保局长说,城市扬尘对该市PM2.5的贡献率达21.95%,其中尤以施工现场和建材运输为甚;新华社说,我国规定一般性建筑耐久年限为50—100年,而实际寿命只有25—30年;在深圳,施工企业普通工人工资以同比8.9%的涨幅居首位,涨幅高于管理人员、技术人员……


能耗高企、污染加剧、质量堪忧、用工成本屡增……所有问题的解决都指向了一把钥匙——建筑工业化。宝业集团上海建筑工业化研究院院长樊骅说,一种叠合板装配式结构体系,能够节约人工费48%,节约周转材料费66%,节约维护费80%,节省施工机械费19%。然而,截至目前,装配式建筑占全国建筑总量比例不到5%,而日本、德国的比例已经超过70%。


在内部大会上,庞宝根多次向宝业员工断言,高能耗、高污染的传统建筑业必然被百年低碳的住宅产业化所取代。


开拓者

一个中国男子拎着拉杆箱,满头大汗地从日本机场直接赶到中日建筑协会某次会议的会场。会议一结束,他就冲到一位日本老人面前。这位中国男子就是庞宝根,日本老人是大和房屋工业株式会社会长樋口武男。庞宝根对樋口武男说:“我希望在中国推广建筑工业化技术!”


樋口武男后来在其公司50周年纪事中写道,他在庞先生眼睛里看到了大和房屋创始人石桥信夫创业时代的神情。


宝业集团随后与日本大和房屋展开合作,成立了宝业大和工业化住宅制造有限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山下信雄说,中日合作开发的住宅可以经得起12级台风的考验,可达到8度抗震设防,层间位移达到1/8仍能“屹立不倒”,使用可“降解”的绿色环保建材,主体结构65%以上可实现回收再利用,施工现场不产生建筑垃圾……


虽然生于“大跃进”年代,未能接受系统教育,但庞宝根对前沿知识有着超乎常人的崇拜。


2002年,宝业集团先后在绍兴、合肥、武汉等地建成了建筑产业化制造基地。他们在工厂生产好预制件,运输到工地上,像搭积木一样盖房子。也正是从这一年起,庞宝根不再满足于零敲碎打,决心开发自己的技术体系。但他没想到,从“建造商”到“制造商”,一字之差,却要赌上成千上万次实验。


不是每笔钱都来得那么容易。随着宝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在香港主板上市,宝业每一个激进的研发计划,都要拿到董事会甚至股东大会上接受审视。“改造一个成功者,比改造一个失败者还要难。”庞宝根感叹,他时常要批评那些持不同意见的高管,“现在不解决问题,将来连解决问题的机会都没有。”


一位宝业员工笑称,庞董平时见人就笑,但说话“喉咙响”,外人听起来,觉得他在骂人。


在股东面前,他擅长强化人们对“领导关怀”的想象。宝业集团宣传册上,印着曾经的两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张德江接见庞宝根的照片。在与经济观察报记者访谈结束后,庞宝根还特地发来邮件,嘱咐补充一段书面意见:“宝业的建筑工业化事业发展成果,得到浙江省夏宝龙、李强,以及安徽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等许多领导的肯定……”


终于,宝业集团斥资1.65亿元,建立国家级的住宅性能检测、评估实验中心。庞宝根说,里面有足尺寸的全天候环境模拟实验室,模拟全国960万平方公里内的各种恶劣天气。


在庞宝根推荐下,记者来到宝业旗下国家建筑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展厅里。LED屏显示:“现在开始倒计时,10秒钟后‘地震’马上开始!”地震体验设备模拟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的水平波、垂直波,试验台开始剧烈摇晃,轻钢结构的预制框架顶部,一盏悬挂着的台灯几乎要飞甩出去——这正是庞宝根想要的“破坏性试验”。他要在强敌环伺中,把有限的技术、政治、市场资源发挥到极致。


宝业集团成为国内技术体系最全的住宅产业化企业——不仅与日本大和房屋,还与德国西伟德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拥有密柱支撑钢结构(低层)、钢框架结构(多层)、预制装配式混凝土结构(PC结构)(高层)三套技术体系,先后用于低丘缓坡综合利用、保障性住房(含安置房)、商品房(含豪宅)。“庞董事长是中国住宅产业化的先锋人物。”德国西伟德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项目经理格哈德·舒尔茨说。德国西伟德在华寻找合作方时,发现两类公司,一类只图眼前利益,前景到头了,就转向其他投资领域;另一类像宝业集团这样,在产业低迷阶段,仍致力于引进技术,推广适合中国市场的住宅产业化。“如果没有庞宝根力排众议,中德合资不可能实现。”舒尔茨说。


新政策,新对手

如果不是公务在身,庞宝根更喜欢呆在自己老家杨汛桥镇,那里有宝业集团的发家之处——杨汛桥公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两排高大、整齐的樟树,微微清风掠过,撩动着树梢轻枝摇曳,不时飘落几片黄叶,荡悠悠地跳着舞蹈,缓缓落地,车轮过处,连同早已散落的零星黄叶,被凌乱地带起,发出嗖嗖悦耳之声。”庞宝根在一篇万字长文中如此抒怀自己的农人田园梦。


近半年来,办公室主任王越锋时不时将一份份红头文件封呈递给庞宝根,常常搅动他沉浸在田园梦中平静的心。


2014年6月,上海市六部门联合发文提出,2016年起,外环线以内符合条件的新建民用建筑,原则上全部采用装配式建筑;2014年10月底,江苏省政府发文称,到2025年年末,全省建筑产业现代化施工的建筑面积占同期新开工建筑面积的比例达到50%以上;2014年11月,深圳市三部门联合发文要求,从2015年起,新出让住宅用地项目、政府投资建设的保障性住房项目“全部采用”产业化方式建造。上述三地政府还推出了“审批绿色通道”“提前办理预售许可证”“财政补贴或返还”等一系列利好措施。“这对整个产业是一场革命。”宝业股份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王伟东说,据测算,到2016年,光是上海,建筑工业化体量就超过1000万平方米。


竞争对手也随之而来,据中国建筑学会副秘书长顾勇新介绍,远大住工拥有自主研发体系,预制率达到60%,已完成总建筑面积1000万平方米。龙信集团则建有自己的预制构件工厂,一期具备年产10万立方混凝土预制构件的能力。“政府扶持也好,刺激也好,最终还是要回归市场。”夏锋认为,就如同消费者不大关心手机使用了什么芯片,而是关心外观、性能。宝业要让大业主(开发商、投资者)、小业主(购房者)感受到技术集成的好处。


从施工队起家,靠房产开发壮大,如今又涉足新型建筑材料研发,行业规模并不拔尖的宝业集团,由此具备了多业务板块的资源整合能力。庞宝根说,在任何一个技术体系上,宝业都不是唯一一家,但宝业获得了得天独厚的全产业链优势,从设计、研发到生产、施工都能独立完成。一方面改变“总包—分包”模式,无需返工,不致浪费;另一方面,市场还处在孵化期,宝业可以由分子公司对新型建筑材料先行推广。


宝业集团总经理助理孙利军说,宝业集团有三种建筑工业化的市场模式:一种是政府在土地招拍挂环节设置了装配式住宅的前置条件(如上海),这种情况下就自己拍地、自己开发、自己经营;另一种是承建保障性住房(如安徽),宝业是施工方;最后一种是在同等条件下,与传统建筑企业共同竞标(如绍兴),宝业是总承包方。“在国内一线开发商中,我们有很大的成本优势。”庞宝根算了一笔账,新近开发的单个楼盘建筑面积已经达到10万平米左右,宝业的装配式住宅总面积(含在建、建成)已经达到200万平方米以上,受益于规模化生产,粗略估算,只要建筑总面积达到5万平米以上,交付之前的建造成本就能跟传统建筑持平了。“十年前,社会上觉得宝业魄力不大,圈地太少,一句话就是‘太笨’。”庞宝根最后说,经历了2008年起全球金融危机、2013年起国内经济波动,宝业依然坚守主业,慢慢被大家认可了。


说这话时,庞宝根已经在建筑工业化的道路上“狂奔”整整20年。


问答

经济观察报:你怎么看2014年中国经济发生的改变?


庞宝根: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明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第一点是“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第二点是“积极发现培育新增长点”,我在《浙江日报》上看到了——非常感激!光是浙江省,建筑业产值就有2万多亿,如果能实现30%的工业化水平,产值就能达到6000亿——制造业里没有几个比得上的了。建筑工业化是继汽车、家电之后的第三大制造业。


经济观察报:在这样的一个经济变革期,你在企业转型上做了哪些思考?


庞宝根:随着投机、投资性住房需求受到抑制,房地产业即将面临行业整合。开发商、建筑商躺着也能赚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我常讲一个故事,1941年,前苏联一整个骑兵师在几十分钟内倒下了,德国人却一个步兵也没有上——用“人海战术”去应对国内外竞争,我们会很危险。


经济观察报:你如何理解在这个时代创新对一个企业的意义?你的公司在创新上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庞宝根:10个人里,有9个人不知道,叫“技术”;10个人里,有9个人知道,不叫“技术”,那叫“行业”。我们要按照航母、高铁、空间站、钻井平台那样的技术标准去搞建筑工业化。但是,我们这么多个制造基地投下去,至今还在打基础。有位考察宝业的省长问我:你们的回报率怎么样?股民有没有骂你?我说,股民当然骂,但我还会继续做。我们要的不是现成的利润,而是要培育今天的核心业务,明天的成长业务,后天的种子业务。


经济观察报:据你的判断,你所在的行业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种变化给你带了什么样的机会?


庞宝根:今后,老百姓收入增长了,想要换房子了,既不仅仅是满足遮阳避雨,也不是追求一种奢侈品。因此,我们不能为了工业化而工业化,一味提高预制率、装配化率,而是要提供更加健康、节能、环保的住宅产品,也要让价格更加亲民,提升产业化住宅相对于传统住宅的竞争力。我们已经在宝业实验室看到,一幢300平方米的装配式别墅,春秋天可以打开窗户,不用开空调,其二氧化碳减排量,相当于每年植树176棵所吸收的二氧化碳总量。如果有这样好的房子,有谁会拒绝呢?



住宅产业化民间智库群:147874495

工业化建筑设计师群:138517101

工业化建筑学生群:199516367

(注:以实名和单位名申请)


分享到:

延伸阅读:

中民筑友成立3年布局22省 与一带一路12国达成合作意向 陕建集团科技创新港装配式施工现首秀 砥砺奋进的五年 中国建设科技集团高擎设计“龙头”

(1) 凡本网注明“来源:预制建筑网”的所有资料版权均为预制建筑网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预制建筑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3)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书面来函联系。

[责任编辑:Susan]关键词: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内容,请稍等...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预制建筑网保持中立。

江苏国际绿色展览会
连接件
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有限公司
三一快而居
庄辰
江苏龙腾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Powered BY iulog.com